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石油政治

石油政治漩涡下的伊朗:东西方百年大博弈的“中间地带”...

发布日期:2018-10-01 11:09:50
来源: 清泉能源
分享到:

 

自美国总统特朗普5月8日宣布美国退出《联合全面行动计划》(JCPOA,Joint Comprehensive Plan of Action),并重启对伊朗制裁以来,美国和伊朗这对“宿敌”的全面互怼持续成为全球关注热点。

 

当前,伊朗的天然气和石油探明可采储量(Proven Reserve)分别位居全球第一和第四,油气储量当量名列全球第一,是名副其实的石油天然气资源大国;同时伊朗还是全球油气生产和出口大国。一部伊朗石油发展史就实际上就是全球大石油公司百年来争夺中东石油资源历史的缩影。伊朗石油历史上还分别在一战和二战后的大国博弈中发挥着特殊的作用,成为大国竞相博弈的对象。当然,伊朗石油还是其国内各政治派别发生纷争和造就极其复杂政治生态的重要因素。如果说全球哪个国家最具“石油政治”的秉性,这个国家恐怕非伊朗莫属。

 

而且,伊朗地处欧亚大陆的中部,扼守波斯湾这一全球石油运输的“黄金水道”,东侧和北侧有中国、俄罗斯这样的大国,南侧和西侧分别有沙特和以色列这样的宿敌,再往西还有欧美这样的传统强国和大国,可以说,伊朗处在世界地理的“十字路口”(当然,中东地区本身就是世界的十字路口),属于名副其实的“中间地带”。无论是麦金德的“心脏地带”理论还是尼古拉斯·斯皮克曼的“边缘地带”理论和亨廷顿的“文明冲突”理论,亦或是布热津斯基在《大棋局》里的描述,伊朗由于其特殊的地理位置,在东西方顶级学者们的眼里均属于重量级的“地缘战略旗手”和“中间地带”玩家。

 

可以说,伊朗过去的一百年既因其巨额油气资源而深陷石油政治的漩涡,又因其身处中间地带而遭遇东西方的夹击。过去一百多年伊朗的石油政治故事到底是怎样演绎的?清泉试着以不同历史阶段做一划分和梳理。

 

第一阶段:英国石油公司(BP)控制下的伊朗

 

伊朗石油开发始于1901年英国人与伊朗政府签订石油勘探开发租让协议(Concession)。1901年5月,伊朗恺伽王朝迫于财政压力与英国人威廉·诺克斯·达西(William Knox Darcy)签订丧权辱国的租让协议,达西获得除北部5省以外伊朗全境的石油、天然气开采和经营权,期限为60年。威廉·达西由此而成为BP石油公司的创始人,并由于后来BP的名声大噪而成为世界石油工业发展史上的几大牛人之一。

 

这里简单说一下这个租让制合同,租让制合同(Concession)是国际石油合作较早时候(集中出现在上世纪60年代之前),一些基础比较薄弱的石油资源国对外国投资者(石油公司)采取的“优惠”合同。所谓“租让”,实际上就是外国石油公司向资源国政府“交租子”。除了定期“收租”,资源国对本应属于其国家的油气资源基本没有掌控力和话语权,石油资产属于外国投资者所有。而且,此类合同的租期(合同期)很长,一般是60年。后来,随着资源国的发展和“资源民族主义”的盛行,此类合同已经基本绝迹。目前,也就阿联酋阿布扎比等极个别国家依然采用租让制石油合同,但合同条款对资源国而言已经大为改善。

 

1905年,在英国政府的帮助下,达西在伊朗筹建“辛迪加石油租让公司”(ConcessionsSyndicate Ltd.)公司。1908年5月,公司在马斯吉德·苏莱曼(Masjid-e-Soleiman)地区成功开采出石油,该地遂成为中东地区石油工业的发源地。1909年,公司发展壮大为“盎格鲁波斯石油公司”(Angro-Persia Oil Company),即英波石油公司,后更名为英伊石油公司(英国-伊朗石油公司,BP石油公司的前身)。不久,英国人在阿巴丹建造伊朗第一个炼油厂,修建输油管线,储油、运输和码头等一系列石油设施,并于1913年实现石油出口。此后,英国政府收购了英波石油公司51%的股份,成为英伊公司最大的股东,垄断了伊朗的石油开采和经营业务。

 

顺便说一句,阿巴丹炼厂此后数十年一直保持着“全球最大炼厂”的桂冠,可谓举世瞩目。而有着上世纪九十年代“石油教父”之称的BP公司前CEO约翰·布朗,他的父亲在1950年前后曾供职于伊朗阿巴丹炼厂,布朗从小便在伊朗长大。布朗在其自传《超越商海》里讲述了这段历史。

 

第二阶段:  一战和二战期间的伊朗石油

 

一战中,德国空军轰炸了从苏莱曼至阿巴丹的输油管线,使中立国伊朗变成两大交战集团的战场。战后,美国政府向英国提出分享伊朗石油利益的要求。而伊朗政府也想借助美国势力消弱英国、苏联对伊朗的影响。1925年,礼萨·汗国王推翻恺伽王朝登基后,责令伊朗政府与英伊石油公司谈判,改变租让条件,提高伊朗的分红比例,一直到1933年,双方才达成新的租让协议,英伊石油公司将伊朗政府的石油分红比例由16%提高到20%,并保证每年付给伊朗政府的款项不少于75万英镑;伊朗收回原租让面积的3/4,并同意1951年租让协议结束后,可再向后顺延30年。该协议为礼萨国王巩固其政权,实现国家现代化计划奠定了经济基础。

 

二战期间,伊朗成为盟国与苏联之间重要的物资运输通道,阿巴丹炼厂为同盟国的飞机提供了可靠的油料保障,美国军事力量借口保护运输通道进驻伊朗。英、美各大石油公司都想争夺伊朗石油这块“肥肉”,相继派代表前去与伊朗政府谈判,希望获得石油开采权。苏联政府也派出副外长前往德黑兰提出开采伊朗北部石油的要求。伊朗议会不畏压力,立法规定:在战争没有停止、外国军队未撤出的情况下,决不向任何外国政府出让新的石油租借地。伊朗政府借助美、苏、英三国之间的相互制衡,一定程度上维护了国家的利益和主权。

 

第三阶段 摩萨台时期的伊朗石油国有化运动

 

二战结束后,美、苏、英三国的争斗使伊朗卷入国际政治的漩涡之中,并成为战后美、苏冷战的前沿阵地。随着伊朗政府财政收入对石油分红的依赖,英伊石油公司遂通过石油控制了伊朗的经济命脉。伊朗人民不堪忍受英伊石油公司的掠夺,要求废除其租让权。1949年,伊朗民族民主运动领导人穆罕默德·摩萨台在议会中提出“石油国有化法案”,得到伊朗各界的广泛支持。1951年3月14日,议会通过该项法案,宣布对石油资源实行国有化,取消外国公司在伊朗石油领域的特许权。同年,伊朗国家石油公司(NOIC)成立。

 

为了对抗伊朗的石油国有化法令,英伊石油公司背后的英国政府对伊朗实行经济封锁,西方国家也拒绝购买伊朗石油。伊朗失去大量的石油收入和外援,国家财政因此陷入危机,政局出现动荡,经济形势的恶化使摩萨台失去了民众的支持。1953年,美国中央情报局乘机策划并推翻了摩萨台政府,帮助巴列维国王(礼萨·汗国王的儿子)巩固了王权,并取代了英、苏在伊朗的主导性地位,由此获得政治和经济利益的双丰收。

 

第四阶段 1979年伊斯兰革命前的伊朗石油

 

1954年,伊朗政府与国际石油资本达成协议,伊朗国家石油公司作为业主雇佣国际石油财团作为承包商负责伊朗石油的生产和海外销售,双方各自分享50%的石油利润。该协议使伊朗吸纳了大量的世界石油资本和先进技术,石油产量大增。1957年,伊朗政府出台了第一部石油法案。1974年,新石油法案只允许外国公司以签订服务合同的方式参与伊朗油气资源的开发,禁止其参与生产和获得任何产品分成,从而加大了外国公司在石油开发领域投资的风险,进一步减少了其利润。

 

20世纪60至70年代中期,伊朗政府大力发展石油工业,石油收入从1964年的5.5亿美元猛增到1974年的230亿美元。1962-1970年,伊朗国民经济的平均增长率为8%,1973-1978年的年均增长率为6.9%。 在巨额石油收入的保障下,伊朗的国力和国际地位迅速提升,国家基础设施和工业得到了长足的发展,伊朗迅速从农业经济国变成石油经济国。

 

但经济现代化步伐过快,盲目地投资,以及对石油收入过度依赖,使国民经济陷入混乱状态,导致民众从期望到失望。石油经济还造成贫富差异加大,贪污浪费严重和东西方意识形态及文化生活激烈冲突等问题,加剧了社会与国家之间的矛盾,从而引发了1979年伊斯兰革命。伊斯兰革命导致巴列维王朝的崩溃,霍梅尼上台。

 

第五阶段 美欧制裁下的伊朗石油

 

伊朗伊斯兰共和国建立后,政府宣布取消国王时期与外国公司签定的所有油气合同,彻底收回了国家的权益。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开始对伊朗实行经济制裁,伊朗被迫采取限制生产、增加储备的政策,国家经济命脉石油工业遭受严重打击。1980年,两伊战争爆发,石油工业再遭重创。1980年伊朗石油日均出口量不足100万桶,直至80年代末,日均产量仍不超过300万桶,出口量则少于200万桶。

 

1985年,因两伊战争升级和国际油价下跌,造成伊朗1986年和1987年的国民经济增长率连续呈负增长。石油外汇的减少,外汇储备的耗尽,使伊朗政府无力继续支撑战争开支。国内通货膨胀率高达30%-40%,失业率则达到20%-30%,社会不满情绪增加等因素迫使伊朗同意接受联合国停战协议。1988年,两伊战争结束,伊朗和伊拉克两败俱伤。

 

上世纪九十年代,美国对伊朗的制裁达到了一个全新的高度。克林顿政府首先于1995年开始禁止所有美国公司投资伊朗的石油产业,随后推动《伊朗交易监管法》(Iranian Transaction Regulations,“ITR”)通过。该法案全面禁止美国与伊朗的一切贸易和投资,ITR的规定成为之后20年美国对伊朗制裁的主要核心内容。1996年,美国还通过了《伊朗制裁法案》(Iranian Sanctions Act,ISA),史无前例的将制裁措施的适用对象扩大到美国公司以外的主体:ISA禁止任何人向伊朗的石油工业进行大规模的投资。这就是所谓的“次级制裁措施(Secondary Sanctions)”。

 

小布什执政时期,美国基本维持了克林顿时期对伊朗的制度力度。由于彼时小布什政府忙着发动阿富汗战争和伊拉克战争,伊朗的战略压力大为缓解,也就是这一时期,伊朗的核技术得到显著提升。伊朗充分利用阿富汗和伊拉克这两个东西侧“冤家”被美国收拾掉所带来的“战略红利”,在中东地区迅速崛起,这引起了沙特和以色列等国的恐慌。这一时期,油价的持续高企又帮了伊朗的大忙,国内经济全面复苏。奥巴马上台后,面对在核武研发即将取得突破的伊朗,加大了对伊朗的制裁力度,而且,2012年以来,欧盟也追随美国开始实施对伊朗的制裁。后来经过多国多方的斡旋和数十轮艰苦谈判,美国和伊朗终于在2015年7月达成JCPOA,国际社会为此长舒一口气。

 

遗憾的是,好景不长,2017年特朗普上台,处于履行竞选承诺的需要,处于实施“美国优先”政策的考虑,特朗普多次“表态”要废除JCPOA,恢复对伊朗的制裁。2018年5月8日,特朗普宣布退出伊朗协议,开始启动对伊朗的“极限施压”政策,决心要将伊朗的石油出口打压到零。

 

以上就是伊朗石油业跨越百年时间所历经的风风雨雨。我们不禁发现,石油政治于伊朗而言的确是个巨大的漩涡。石油政治的本质是对“石油权力”的争夺。对于小国而言,如果拥有丰富的油气资源,再加上重要的地理位置,往往会成为大国博弈的“战场”或沦为大国的附庸。好在伊朗足够大,人口足够多,资源足够丰富,工业底子足够厚,文化底蕴足够深,才使得伊朗在过去一百多年的大部分时间与西方的博弈中处于势均力敌的态势,才能够把石油工业和石油收入牢牢掌控在自己手里。

 

当前,美国特朗普政府为遏制伊朗崛起为该地区唯一“超级大国”,更为了保护以色列和沙特的安全,开始恢复并加大对伊朗的制裁。“石油漩涡”再次将伊朗卷入,伊朗是被漩涡逐渐淹没并俯首称臣,还是趟过漩涡、获得安全?让我们拭目以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