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 > 深度观察

油价即将突破100美元?推动石油价格高涨的幕后推手或正浮出水...

发布日期:2018-05-25 11:56:14
来源:admin
分享到:



近期国际油价的步步上涨,已经出乎许多经济学家的预计,在数据上看,布伦特原油已连续上涨六周,为7年以来最长连续上涨的周数。而近期一度突破80美元关口,也让全世界的能源巨头们对油价在这一基础上继续走高,甚至或扩张到100美元有了新的期冀。

法新社近日援引法国能源巨头道达尔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普亚纳的话说,“未来数月油价突破100美元也不会让他感到惊讶。”此外,华尔街顶级投行美银美林和摩根士丹利近期先后预计,布伦特原油期货价格将涨至90美元/桶。如果按照彭博社分析报道,美银美林成为首家暗示油价将重回100美元的华尔街机构,那么摩根士丹利则成为第二个暗示油价重回100美元的机构。

如果按照近半年以来的油价走势继续发展下去,100美元这一数字的确可能为时不远。尽管普遍的观点是,石油大国伊朗的经济走向和委内瑞拉原油产量的锐减,以及原油减产协议的周期内库存降低,这三重因素直接推动了油价上涨。不过,油价走高的幕后推手或远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此刻,或正在浮出水面。

今天,油价走高的背后推手或已由沙特、俄罗斯等高度依赖石油出口的石油大国升级为美国原油。尽管,原油价格上涨或令俄罗斯一些能源巨头们闷声发财,这是美国许多原油供应商不愿看到的,但相比于高油价换回的高出口回报,美国原油此时或更青睐于赚取更多的钱。路透社新5月16日报道, 两位原油贸易商表示,接近10艘每艘运载200万桶原油的超级油轮在美国墨西哥湾沿岸排队装油,运往亚洲。读者朋友们今天再来回顾美国经济的能源布局,不难发现,美国原油或早已为高油价做了全面的准备。

去年,特朗普经济团队提出了“美国能源优先计划”,并先后出台了多项能源产业新政,撤销了美国经济此前的各项能源限制和监管规定,强调发展美国的石油、天然气等传统能源产业,扩大出口天然气,在实现能源独立的过程中寻求全球能源主导。这与美国当初宣布退出巴黎气候协定有着异曲同工之妙。而在今年1月底,特朗普在美国国情咨文演讲中表示,“我们结束了美国能源战争,结束了清洁煤的战争。我们现在是世界的能源输出国。”


六月,OPEC与俄罗斯即将举行会议讨论原油减产协议的未来,这或成为决定油价拐点的一个关键。综合来看,这一次,即使沙特还极力为本国经济改革力争更多高油价的时间和环境,面对美国原油对市场的步步冲击,俄罗斯能源巨头们或按耐不住市场端的诱惑,或有可能不再履行减产。这样一来,油价能否破百,又将会产生新悬念。以下的迹象,或可见一斑。

根据此前的原油减产协议,俄罗斯承诺减产30万桶/日。但数据显示,俄罗斯3月、4月原油产量均超出协议中的配额水平。Oilprice网站称,有一些俄罗斯石油巨头很早以前就已明确表示,对未来的生产计划满怀雄心壮志。但减产协议的到来限制了他们的野心。尽管如此,在减产的压制下,部分公司仍在扩张产能。

值得一提的是,俄罗斯能源部长亚历山大•诺瓦克(Alexander Novak)认为,减产不停的原因在于,协议最初的目标—恢复五年平均库存水平即将实现。但他又补充道,由于不知市场未来将如何表现,俄罗斯对减产将保持“开放的选择”。

财经网站MarketWatch专栏作家布拉什(Michael Brush)撰文表示,从中期来看,油价将继续上涨,并给出了六大理由。


1、石油需求强劲


Guinness Atkinson Global Energy Fund经理人魏格霍恩(Jonathan Waghorn)表示,多亏了全球经济的同步增长,石油需求今年将增长150万桶/日至新高9930万桶/日。

2、OPEC减产
自2016年以来,OPEC每日削减石油产量120万桶,目前OPEC仍在坚持减产。沙特需要石油收入以资助其国内项目帮助维护和平。Rapidan能源集团指出,油价每增加1美元,沙特收入将增加近31亿美元。

3、地缘政治风险
多年来,能源投资者对地缘政治风险不屑一顾。但如今,由于沙特和以色列、伊朗、叙利亚及其它地区的紧张局势加剧,地缘政治风险再次支撑油价。

4、大型石油项目投资不足

几年前因油价暴跌,能源巨头削减了他们昂贵的长期项目投资,比如北海的深海及加拿大油砂中的石油生产。我们看到20年来最大的资本支出下滑。问题在于,生产中的大型项目往往会自然枯竭。因此,世界上近一半的石油供应出现短缺。该问题不会很快得到解决,因为这些项目上线需要数年的时间。这对能源空头来说是一个问题。

5、美国页岩油生产商的“新纪律”
投资者另外一个担忧在于,美国页岩油生产商会再次借贷,花大量资金扩大产量,这将压低油价。但这不太可能发生这种情况。很多美国页岩油生产商有过接近破产的经历,因为几年前油价大跌之时,他们背负了太多的债务。其它一些企业确实最终宣布破产。

6、“中间馏分油”需求增加
船舶会造成污染,因为他们使用高硫燃料油。为整顿其行为,国际海事组织规定,船舶自2020年起使用更清洁的燃料。这将增加中间馏分油(middle distillates)的需求,推升对总体原油的需求。摩根士丹利认为,这一影响本身足以将布伦特油价在2019年底和2020年分别推升至85美元/桶和90美元/桶。对中间馏分油的需求已经很强劲,因为它们变成了飞机、火车和重型机械所用的燃料,由于全球经济的强劲增长,这些燃料在世界各地得到了更多的使用。

魏格霍恩表示,最重要的一点是,供应和需求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需要进行填补。OPEC可以通过退出其120万桶/日的减产协议弥补任何短期的供给缺口。但这只够满足近一年的需求增长。OPEC的闲置产能只有200万桶/日或300万桶/日,其能做的也就这么多了。